2020-01-30 13:36

股指期货第三轮“松绑”

  12月2日,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发布消息,宣布调整股指期货交易安排,交易保证金、平今手续费大幅下调,日内交易限额大幅宽松。

  12月2日,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发布消息,宣布调整股指期货交易安排,交易保证金、平今手续费大幅下调,日内交易限额大幅宽松。[详情]

  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12月1日“做好股指期货恢复常态化交易的各项准备”话音刚落,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下称“中金所”)12月2日下午当即宣布,12月3日结算时起下调三个股指期货保证金等,正式开启第三轮“松绑”。[详情]

  显然,监管层已经看到了股指期货等金融衍生品发展对当前中国资本市场的重要性,从这个角度看,股指期货交易常态化,未来步子是否可以迈得更大些,值得我们期待。[详情]

  自2018年12月3日结算时起,将沪深300、上证50股指期货交易保证金标准统一调整为10%,中证500股指期货交易保证金标准统一调整为15%。[详情]

  通过调整,一方面将降低持仓者,特别是套期保值者的资金成本,促进投资者积极运用股指期货进行风险管理。[详情]

  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对于资本市场影响较为重要的一件事就是股指期货松绑,有人将其形容为“全面松绑”,从松绑的范围和力度上来看,确实为市场流动性的提高打开了闸门[详情]

  业内人士表示,从长期看,投资者需要行之有效的套期保值和管理风险工具。在此时对股指期货管控措施进行适度调整,有利于进一步促进期指市场功能发挥。[详情]

  近日,股指期货迎来第三次政策调整,对量化对冲型产品形成明显利好。在这样的背景下,对冲型产品值得投资吗,又该如何投资? 股指期货新规 有利于降低对冲成本 此次股指期货交易规则的变动主要有三点,一是单产品、单日日内开仓限制从单品种20手放宽到单个合约50手,即单品种原则上放宽到200手。二是平今仓交易手续费从万分之6.9下调至万分之4.6。三是IF(沪深300股指)、IH(上证50股指)保证金从15%下调至10%,IC(中证500股指)保证金下调为15%。 目前,市场上采用市场中性策略(或称股票多空策略)的基金共17只,如果各份额分开计算则数量为20只。在过去数年间,由于股指期货功能受限,此类基金的发展长期受到限制,也没有新基金获批。然而,此类基金的发展有望随着股指期货的功能趋于正常化而发生改变。 由于可以使用股指期货做对冲,此类产品在今年整体低迷的权益类公募基金市场中成绩出众。在20只产品中,共有9只产品今年取得了正收益,其中取得最高收益的是海富通阿尔法对冲,该基金今年以来获得了超过6%的收益率,而成绩最差的产品今年以来的成绩则是亏损5%左右。 股指期货的政策调整可能会带来此类产品的收益增厚。对于这些基金而言,此次股指期货政策调整有两大最直接的好处,一是增加市场容量,二是降低成本。 汇添富基金指数与量化投资部投资经理温琪表示,目前汇添富涉及股指期货的主要是对冲型产品,所以最关心的是市场容量和对冲成本。随着股指期货市场流动性的好转,对冲型产品的市场容量有望进一步扩充,而流动性好转也同时带来冲击成本下降。 据海富通量化阿尔法基金经理杜晓海测算,按照目前指数点位测算,日内开仓手数增加后,三大品种共计可对冲非套保产品规模从此前的5000万元大幅提升至5亿元以上。 量化基金投资有要点 股指期货新政的出台是否意味着此类产品迎来了投资好时机呢?有业内专家表示,股指期货的政策调整会对此类产品的发展起到促进作用,同时也会降低投资者投资此类产品时实际承担的成本。 业内专家认为,投资于此类基金时,有两个要点值得关注。首先,投资者要对市场有一个相对明确的预期。此类基金更适合于震荡市或下跌市,如果对整个股票市场的走势整体不乐观,或者判断未来可能会是震荡市,那么,相比于普通单边做多的权益类基金,此类基金更易获得绝对收益。 但是此类基金在规避下跌风险的同时也存在踏空市场上涨的风险。如果未来出现牛市行情,此类基金可能无法赚取市场上涨的贝塔收益。 另一方面,在此类基金的选择中还要注意其择股风格。“有些量化对冲基金也会存在赌风格的情况存在。”他表示,在选择个基的时候也要仔细甄别其投资风格。 相比公募基金,私募量化产品的种类和策略更为丰富。 诺亚控股集团首席研究官夏春认为,从投资角度来说,国内很多所谓量化投资私募基金是不具备海外对冲基金那样的选股能力的,但是由于海外对冲基金的收费标准较高,国内的此类基金也沿用了较高的收费标准,目前的国内量化对冲基金的收费一般是管理费2%再加上20%的业绩报酬,从投资的角度来看,费用成本较高。此次股指期货的政策调整通过降低交易成本,降低了持有人的投资成本。 他认为,目前国内量化对冲私募基金大多采用的是做多波动率的策略,这种策略在市场波动率较高的环境下往往能获得较好的收益。他预计,未来A股市场的高波动率还将继续维持,因此这种做多波动率的策略在国内市场依然有效。 “但是另一方面,目前由于市场各方对于对冲策略的研究越来越透彻,导致对冲策略领域过度拥挤,这也使得对冲策略的收益下降。”夏春表示,由于今年国内股票市场低迷,大部分单边做多的股票产品出现亏损,相对来说,量化中性策略有正回报,但是剔除管理费、手续费之后,平均回报其实也不会很高。[详情]

  差点被市场遗忘了的股指期货,上周又开始成了一个热门话题。 这一次是因为中金所网站日前披露的一个信息:自12月3日起调整三项股指期货交易标准。 由于下调股指期货交易保证金及手续费,放宽日内交易限制,实质性利好股市成交量。所以,上周A股市场中的期货概念板块应声上涨,说明投资者将股指期货恢复常态化交易视为一个难得的历史机遇,有利于股市与期市两个市场流动性的进一步改善。 关于股指期货这个问题,大爷我还是有一定的发言权的。 因为我是中国最早从事期货行业的那一拨从业人员(解放前的就不算了),从国际金融期货到国内商品期货,从外汇到原油,从SP500到恒生指数,从东京红豆到大交所大豆,几乎都干了一个遍,长年在三大证券报写期评专栏,出版了国内第一本关于股指期货的畅销书——《期指兵法》,我干期货的年代,现在很多期货公司的老总们当时都还是一些学徒级别的小弟……说这些不是为了炫耀,而是想说明一下:对于期货,特别是股指期货这个品种,我是比没有经历中国期货市场发展全过程的人要理解得深刻一点。 梦回三年前,被妖魔化的“投机”与被阴谋论的“恶意做空”让股指期货背了一个金融市场不稳定因素的“骂名”。 三年过去了,事实证明,就算把股指期货的手脚绑住了,A股市场的非理性波动并没有明显的改观,这让管理层开始重新审视并评估股指期货的积极意义。现在股指期货基本上回到了常态化监管,我跟许多业内人士一样,感到欣慰。 “傲慢与偏见”的形成 期货市场从开始到现在,有些人都是戴着有色眼镜看待它的,由于“期货”总是与“投机”相提并论,于是,“傲慢与偏见”便如影随形:每当商品市场大涨,“期货抬高物价刺激了通胀”的指责就时有出现,每当股票市场大跌,马上就会有人指责“股指期货大跌打压了股市”。 这种偏见在2015年股市大跌之后一度到达了某种极端程度。 沪深300股指期货合约自2010年4月16日起正式上市交易,标志着国内股指期货正式闪亮登场。 在这之前,关于中国需不需要股指期货、股指期货是否会出现过度投机、是否会加大股市的波动并给金融市场的稳定带来不可控的风险等问题就一直争论不休。 这个争论关注的焦点并非空穴来风,而是有其历史原因的。 其实,对标A股市场的这个股指期货并不是出现在中国内地金融市场的第一个金融期货品种。 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在国内商品期货交易所还没有成立之前,外汇期货、利率期货和股指期货等几乎所有境外金融期货品种就开始登陆国内中心城市。 开办这些业务的几乎清一色都是来自港澳台金融机构,早期的高级管理人员和技术人员也是来自境外,而从业人员是那些有较高的文化水平并敢于尝试新生事物的年轻人。 然而,在相关的法律法规不健全的情况下,境外期货一哄而上,从业人员品行鱼龙混杂,境外期货与国内的现货之间没有任何关系,沦为一种纯粹的博傻游戏,结果出了很多问题,比如,对赌行为盛行,甚至还有干脆卷款跑路的,造成早期参与境外期货交易的投资者损失惨重。95年的时候,国家有关部门强令暂停了境外期货业务。 在股指期货推出之前,我国在九十年代就推出了利率期货,也就是大家所熟知的国债期货,多空激烈的对抗最终演变成一场操纵市场的闹剧,327国债事件成了金融市场一个经典的风险案例。 境外期货关停,国债期货歇菜,国内商品期货开始火了起来,但是,这个火也是虚火,烧起来也是不得了的,人们很快发现,国内商品期货的疯狂程度,一点不逊色于境外期货,从海南橡胶咖啡,郑州绿豆,天津红小豆,不是多逼空就是空逼多,而且是纯投机,价格发现与风险对冲功能几乎没有。 99年《期货交易暂行条例》出台,国内期货业经历了史上最严的清理整顿,一大批期货交易所被关闭,一大半交易品种被废止,仅剩的几个品种也是被大幅度提高了交易保证金,开平仓都有严格限制,一时间,行业坠入冰窟。 经历清理整顿之后,国内商品期货市场慢慢走出低谷,价格发现与套期保值的功能得到体现,许多品种的定价权和话语权逐步转移到了中国的期货交易所,例如上交所的有色金属,大交所的大豆和豆油,对国际市场的价格都有影响力。 现在国内的生产商和加工商越来越多地关注商品期货市场的价格变动趋势,通过期货市场进行套期保值也成为了许多企业的标准业务内容。现在再也没有人会怀疑商品期货市场对于经济发展的重要意义了。 中国的商品期货市场发挥价格发现与风险对冲功能的有效性跟欧美成熟市场之间的差距在快速缩小,可以说是用了不到20年的时间,走过了欧美200多年的路。 可能是九十年代的期货乱象落下了严重的后遗症,国内金融界此后多年,对于金融期货的开展总是心有余悸,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担心金融期货要是出了问题就会是大问题,影响的广度与深度都是商品期货所不能比拟的。 但是,一个金融期货缺席的期货市场是不完整的,甚至于是残缺不全的。因为,从全球金融市场来看,金融期货的交易金额在总交易金额中的比例是绝对的大头,参与金融期货的交易者也同样是占了绝大多数,可见,没有金融期货,金融市场的定价权就只能旁落在别人手里。全球四大指数公司之一的富时指数有限公司就曾经抢先一步在新加坡交易所推出了新华富时A50指数(2010年更名为富时中国A50指数)。 发烧了不能怪温度计 跟国内的商品期货市场不同的是,由于股指期货与A股市场是紧密相连的,A股市场有数以亿计的投资者,股指期货的波动可以说是牵一发而动全身,它是股市与期市投资者都会关注的一个衍生品,而商品期货市场主要还是生产商与加工商以及专业期货投资者在参与,离普通股民有点远。 中国的股指期货在反复论证中得以推出,从广度与深度上看,对A股市场的影响都是巨大的,所以,股指期货上市后,围绕股指期货的是非仍然没有停歇的意思。 争论的焦点在以下几个方面: 与境外股票市场和期货市场基本上都是T+0模式不同的是,目前A股市场实行的是T+1模式,而股指期货实行的是T+0模式,两者之间由于交易规则的差异,股指期货能不能有效发挥其价格发现功能,让人怀疑。 在全球主要股市中,A股的换手率与波动率都是遥遥领先于其他股市的,现在又来了一个既可以保证金交易(实质上相当于10倍杠杆)又可以T+0回转交易的品种,会不会加重投机氛围,导致股市大起大落? 这里特别需要强调的是,市场对“投机”还是抱有深深的成见,总是把投机妖魔化。 其实,投机是金融市场的一部分,合法合规的投机者为市场提供了流动性,让套期保值得自顺利实现。 股指期货具有价格发现功能,它是现货市场的先行指标,是市场情绪的温度计。 套期保值者通过期货市场卖出合约而不是直接抛售股票,从这个角度来看,股指期货不仅不会加大股市波动,反而还有利于股票市场的稳定。 健康的期货市场既需要套保也需要投机,限制股指期货交易之后,市场的投机力量不足现已影响股指期货功能的发挥,套期保值交易无法做,盘面升贴水不合理也造成了价格发现功能无法实现。 股票交易基本上没有资金门槛,而参与股指期货的门槛相对而言要高很多,普通散户是参与不了股指期货交易的,只能当做是一个股市风向标来参考一下,而拥有资金优势的机构与专业投机者则可以同时在两个市场进行交易。假如当天买入股票发现买错了,可以用很少的保证金卖出相同价值的期指合约来锁定下跌风险,而散户买错了,当天是不能卖出股票的,也没法通过股指期货来对冲,这样就有一个问题,即大户可以通过股指期货来做套期保值,而散户则只能自求多福,对散户不公平。 这个问题的解决,有赖于A股市场逐步从散户为主的格局向机构投资者为主转变,未来A股市场越来越不适合散户,散户通过购买基金和理财产品等方式来参与股市,将是一个大趋势。 这个问题也是大家比较关注的。理论上来说,通过操纵少数几只权重股,确实可以影响到指数的波动,或者,快速拉抬股指期货来影响现货价格也会在短时间内成功,但是,由于市场中各种套利资金的存在,假如交易规则没有受到人为限制而加大交易摩擦,也就是说套利交易是顺畅的,期货价格与现货价格的基差不大可能长时间处于不合理水平,操纵获利的难度很大,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此外,在大数据与人工智能等技术手段不断进步的年代,跨市场操纵也会难以逃避监管的打击。 果然,在2015年中的那轮股市大跌中,有人找到了下跌的原因正是“境外敌对势力”恶意做空中国股市,而股指期货正是他们达到其不可告人的目的工具。 证据似乎也找到了:一是俄罗斯的数学天才成立了一家公司,绕道国内某期货公司利用算法交易优势,在极短的时间内赚取了百倍的利润。二是一家名为“司度”的境外贸易公司先后跟国内几家券商合作介入了国内的股指期货交易。中信证券和国信证券因此还遭到了监管部门的处罚。 基于这样一个判断,2015年8~9月份,中金所连续出台股指期货限制政策。 由于对股指期货从保证金比例、交易手续费和投机开仓与套保开仓都做了合约手数上的严格限制,按照这些措施的要求,股指期货的投机交易基本上没法做了,而由于投机盘不足,导致流动性严重不足,期指对现货指数基本上处于贴水状态。 在高保证金、高手续费和日内开仓数量的限制之下,股指期货的价格发现与风险对冲功能几近失效。很多量化对冲基金因为无法对冲,也不得不停掉产品或者更换策略。 然而在此之后,股票市场并没有因为绑住了股指期货的手脚而走出期望中的牛市,反而在流动性危机中跌跌不休,单日千股跌停屡次上演,今年10月中旬跌破了2015年的“救市底”,可见,股指期货并不是股市下跌的真凶。 三年多来,股指期货经历了几次松绑的调整,但是,力度很小,离恢复常态仍然有一定的差距。 不过,司度这个案子,不久前被监管部门认定为证据不足。并撤销了2015年对中信、国信等与司度有关的处罚。 由此可见,所谓“境外敌对势力”恶意做空的猜测,戏说的成分比较大。让股指期货为2015年的股市大跌背锅的问题,至此基本上得到了纠正。 别再让“傲慢与偏见”耽误制度建设 从2015年股市异常波动至今,三年间大量事实证明股指期货不应为股市低迷背锅。而监管层近期在国际期货大会上提出的“股指期货常态化”,标志第三次松绑再不仅仅是权宜之计,而是中国期市和股市正实质性进入新的历史阶段,股指期货正形成持续放松的预期。股指期货增仓升水将进一步坚定广大机构投资者的持股信心,而成本显著降低又将实质性推动衍生工具对冲机制效能的充分展现。 何为常态化交易?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就提出,要持续扩展期货市场的广度和深度,其中包括做好股指期货恢复常态化交易的各项准备。 近日,中金所总经理戎志平也表示,从某种意义上说,衍生品市场比股票市场和债券市场更为重要。资金大进大出使市场更不稳定,而衍生品市场则可以平抑这种波动。 2017年2月、2017年9月,股指期货已经经历两次松绑。这波松绑后,股指期货保证金比例基本上调整至2015年股市大跌前的水平。 对比2017年的前两次调整,虽然总体依旧保持小步走的节奏,但股指期货交易常态化的步子迈得更大了,而这对整个资本市场都具有积极意义。 第一,短期来看,恢复股指期货常态化交易,无论是保证金比例的调整,还是手续费费率的下降,都有利于金融机构降低成本,提高资金的使用效率。同时,股指期货渐渐恢复常态化,也有助于量化对冲基金的发展,可以为资本市场注入更多流动性。有业内人士表示,调整股指期货交易安排,激活对冲基金行业,将为A股带来2000亿-3000亿元的增量资金回归,甚至有可能更高。 第二,长期来看,股指期货常态化有利于现货市场风险对冲需求得到充分满足,有利于平滑股票市场的波动率,防止大起大落。A股市场对风险管理的需求是巨大的,股指期货已被成熟市场所证明是市场必不可少的风险管理工具,目前,A股市值高达40多万亿元,在复杂的内外部环境下,股指期货交易受限等于让股票投资者由于得不到必要的风险对冲工具保护而处于“裸奔”状态。 第三,股指期货常态化有利于价格发现功能的实现,增加了投资者判断长期市场趋势的分析工具。境外成熟市场的实践表明,金融衍生品并非洪水猛兽,其价格发现功能有助于价值与价格中枢的形成,一个功能健全的股指期货市场,有利于提高股票市场的运行质量。 第四,股指期货常态化有利于中国资本市场的改革开放,促进A股市场的国际化进程。A股已经纳入MSCI指数和罗素指数,外资开始加速进入A股市场,股指期货常态化,有利于中国资本市场建立与国际接轨的交易规则与运行机制,既利于国际资本走进来,也利于国内投资者走出去,让金融市场的国际化步伐迈得更加稳健。 记得改革开放之初,关于“真理标准”大讨论得出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个著名论断,把这个标准用在金融市场的制度建设上,围绕股指期货的是非曲直,从过去的实践中得到了检验,答案不言而喻。 总之,千万不要让“傲慢与偏见”耽误了中国资本市场的制度建设。[详情]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报 记者 沈述红 “真的非常开心,可以说久旱逢甘霖。”12月2日在听到股指期货松绑的消息后,上海一家大型量化对冲私募机构部总监对记者说道。 当天,中金所网站披露,自12月3日起调整三项股指期货交易标准。一是将沪深300、上证50股指期货交易保证金标准统一调整为10%,中证500股指期货交易保证金标准统一调整为15%;二是将股指期货日内过度交易行为的监管标准调整为单个合约50手;三是将股指期货平今仓交易手续费标准调整为成交金额的万分之4.6。 在2015年股市剧烈波动后交易被施行严控的股指期货,此次迎来2017年至今的第三次松绑。这一次政策调整力度大超前两次,这也意味着股指期货正在逐步全方位松绑。 12月1,中国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在“第十四届中国(深圳)国际期货大会”上发言时表示,要做好股指期货恢复常态化交易的各项准备。 回忆2015年量化私募发展巅峰时期公司规模一度接近百亿,但股指期货受限后规模遭遇断崖式下跌,上述量化对冲私募机构部总监称,“这次松绑让我们如虎添翼,也让我们进一步有机会回到2015年的状态。” 经济观察报记者在采访多位量化私募从业人士后得知,股市期货受限三年多以来,百亿级量化对冲私募已踪迹难觅,一些老牌量化对冲私募接连倒闭。为了求得生存,一部分量化对冲私募选择“修炼内功”,加强策略研发和团队建设,但也有一部分转做其他策略类产品。 对于本次股指期货“松绑”带来的长期市场效益,接受采访的量化对冲私募表示信心十足,已有私募打算在量化对冲策略上加仓,并将加大量化冲产品的资金募集力度。 迷失与捱冬 股指期货在我国诞生的8年时间里,经历颇为波折。“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眼看他又将迎来新生。”上述上海大型量化私募机构部总监这样形容股指期货的发展历程。 2010年是中国金融体制改革创新之年,也是内地资本市场上股指期货的诞生元年,这一年的4月16日,沪深300指数期货上市。2015年4月16日,上证50股指期货和中证500股指期货上市。这五年期间,股指期货一直深受机构投资者青睐。 然而,2015年年中,市场在流动性危机中接连下挫,单日千股跌停屡次上演。股指期货成为众矢之的,并遭遇史上最严厉管控。中金所从7月起接二连三出台限制政策,并在当年9月2日宣布再出四项措施抑制股指期货过度投机,其中包括单个产品、单日开仓交易量超过10手的构成“日内开仓交易量较大”的异常交易行为;非套期保值持仓交易保证金标准提高至40%,套期保值持仓交易保证金标准提高至20%;日内平今仓手续费提高至按平仓成交金额的万分之二十三;加强股指期货市场长期未交易账户管理。 股指期货的“悲壮自残”让业界震惊。“从此绝对收益是路人”、“股指期货已经没有交易价值”、“股指期货功能基本消失”的声音不绝于耳。至此,股指期货也开始陷入长达三年的低迷期。“这三年多以来,量化对冲私募的行业格局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每一年都有老的量化对冲私募坚持不下去,也有新的量化对冲私募涌现。”北京一家量化对冲私募创始人兼基金经理称。 在这三年时间里,股指流动性大为降低,市场中性策略无法全面开展,量化对冲私募总体规模大幅萎缩,策略单一的量化私募更是迎来重大打击,甚至有不少公司开始尝试转型。上述上海大型量化私募机构部总监直言:“做阿尔法套利需要买股票资产来对冲系统风险,但股指期货受限使得对冲成本达到20%或更高,辛辛苦苦做的阿尔法收益甚至抵不上对冲成本,这使得市场上做中性策略的机构非常困难,能略赚已经很不错了。很多量化对冲机构倒闭,也有不少私募被逼转型,开始做敞口和择时策略,或者发展其他策略产品。” 在当时的情形下,他所在的私募也没办法再管理近百亿规模的产品,一部分投资者赎回了资金,准备落地的新产品也暂缓发行。“我们不愿意让客户因此承受更多的损失,所以主动减缓了公司规模扩张的节奏。” “股指期货受限的三年时间,对股指高频策略的影响是最直接的。不过此类策略需要的资金量很小,在量化私募中一般都是自营,并且大部分都转向了商品期货高频和期权策略。中长期CTA策略受到局部影响,但是依然能够正常运行。”幻方量化首席执行官徐进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 上海艾方资产目前产品规模在30亿左右,还未恢复至三年前高峰时期40多亿的规模。该公司总裁兼投资总监蒋锴认为,过去三年期间,量化对冲私募也经历了几个阶段。“最艰难的阶段是2015年-2016年。这一阶段,股指期货受限后,市场流动性急剧降低。其中,2015年9月份股指期货交易量比2015年5、6月份高峰时期降低99%,持仓量下降90%,中证500股指期货负基差最大达到-50%到-60%,对冲成本极其高昂。当流动性下降,交易就比较困难,规模也会受限。这个情况在2017年股指期货开始第一、二次松绑之后有所缓解,负基差也有所收窄,股指期货持仓量和流动性也有所改善。” 寻找出路 在股指期货受限的三年时间里,量化对冲私募并未一味等待股指期货政策的松绑,而是积极寻找出路。 上述上海大型量化私募机构部总监称:“我们开发了新策略,例如CTA策略、指数增强策略,套利策略也在大力发展,把以前单纯依靠股指期货的策略用其他策略分担起来。同时,我们在上证50ETF期权策略上展开了3年左右的时间,也有很多专户产品,规模也不小。”他认为,在股指期货受限的背景下,反倒产生了一些好事情。“公司‘内功’更加纯熟,发展更加稳定、团队更加成熟、运作效率更高、抗风险能力更加强。比起2015年,现在公司虽然规模还没有当时大,但实力要强很多。” “市场困难倒逼我们开发新策略,我们现在策略模型水平相比2015年提升很多,很多量化对冲策略上的收益率已经超越了2015年股市大跌前的收益率。只不过因为股指期货受限,规模没有做大。”上海艾方资产总裁兼投资总监蒋锴坦言。 涵德投资是极少数三年多以来规模有所增长的量化私募。“我们公司在2015前后最高规模约为16亿,股指期货受限后,公司就没有交易股指期货了,转而交易商品期货,收益也非常稳健,现在总体规模近20亿。”该公司产品经理朱瑶表示。 上海淘利资产董事长兼首席投资总监肖表示,股指期货受限对公司影响相对较小,管理规模在三年间变化不大。“我们公司在2013年就开始投资商品趋势,2014年阿尔法策略上线,并不完全依赖于股指期货。不过,2015年股指期货受限后,受到流动性不足和股指深贴水的影响,我们当时做了一些策略调整,如将CTA策略的重心从股指趋势转到商品趋势。市场中性策略方面,我们也逐渐适应贴水情况,研发出新的策略来控制基差成本,消解期指深度贴水的损失。此外,我们在传统阿尔法策略的基础上,叠加期现套利的策略模块,使得改良后的中性策略在基差贴水的市场环境下,能够完全或部分克服贴水对策略的不利影响。” 上述北京量化对冲私募创始人兼基金经理也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股指期货受限后,公司也受到了影响。但公司比较注重策略研发,策略更新换代能力相对较强,受到的影响相对较小。“股指期货受限使得股指期货从非常好做、很火热的状态一下子进入了寒冬,原来的方法已经无法在市场上挣钱,这迫使量化对冲私募深度研发和挖掘新的策略。以前,非常简单的方法都可以获取很高的收益,说明市场其实很无效,因为量化投资通过抓取市场的无效波动来赚钱,2015年的市场无效性就高到离谱。但这三年来,量化私募策略上的优胜劣汰非常明显。策略研发不断向前进步证明市场变得越来越有效。市场越有效,越迫使私募研发更先进的模型获取超额收益。” 在徐书楠看来,现在中国市场已经比之前有效多了,但其阿尔法收益仍然比美国高一个数量级,中国市场相对于美国市场仍然是一个不太有效的市场。“我们国家二级市场的有效性在10年内很难达到美国这样的水平。从另一个角度上来说,我们国家在阿尔法策略上至少还有10年以上的黄金时期。” 幻方量化首席执行官徐进解释,基于股票阿尔法的量化对冲策略前期受到的影响最大,2016年的10手限仓,极高的保证金比例以及离谱的贴水使得量化对冲策略几乎无法进行。“因此2016年,幻方量化并没有对外发行量化对冲产品。2017年2月的股指期货调整之后,我们开始发行量化对冲产品。但是制约因素还是比较明显的:一方面,股指期货对冲成本依然太高,因此我们的对冲产品都有20%的敞口;股指期货持仓总量和流动性的限制使我们的对冲持仓承受了非常大的换月压力,限制了对冲产品线的规模。为了优化策略,我们也积极寻找了各种场外和融券方式进行对冲。” 动力归来 距离12月3日起调整三项股指期货交易标准已有五个交易日。在此期间,股指期货持仓量增长已经创下2016年熔断之后的新高。同时,股指期货交易量大幅增长,市场流动性大幅改善。接受采访的量化私募皆表示,行业发展新动力已至。有私募直言,调整股指期货交易安排,将为A股带来2000亿-3000亿元的增量资金回归。 “这次股指期货松绑的消息传了很长时间,我不是很意外,松绑的时间和力度也都在我预期范围内,毕竟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股指期货都不是市场下跌的根本因素,更不是引发股市异常波动的根源。股指期货松绑早晚要来。”上述北京量化对冲私募创始人兼基金经理解释:“截至本次松绑,股指期货松绑进度已经进行了80%左右。现在,沪深300、上证50股指期货交易保证金标准统一调整为10%,已经恢复到受限前的水平了;中证500股指期货交易保证金标准统一调整为15%,虽然比受限前10%的水平要高,但也比原来30%的水平大幅降低。因此,我认为保证金调整已经恢复了95%;在开仓手数这块,我认为已经恢复了80%,因为将股指期货日内过度交易行为的监管标准调整为单个合约50手,这个限制对期现套利、阿尔法和股指期货的CTA策略来讲已经够用,唯独对日内和高频策略还不够用;股指期货平今仓交易手续费标准调整为成交金额的万分之4.6,力度调整则不是很大,象征意义更浓。这种情况下,机构为降低交易手续费,在平仓时更多采用平对锁仓的方式,而不是直接平今仓。” “以阿尔法策略为例,该策略在过去三年年受到股指期货负基差影响非常大。股指期货松绑之后,其负基差会有很大程度的改善。沪深300股指期货负基差会慢慢收窄,可能会维持零基差或正基差,这说明量化对冲私募至少在沪深300股指期货基差这块不会亏钱了。中证500股指期货哪怕全面放开也可能仍然还是负基差,负基差缩小的幅度就是阿尔法策略收益增加的幅度。再考虑到沪深300、上证50、中证500股指期货交易保证金下调,资金利用率得到提高,这都是非常明确的利好。”他同时表示,这次松绑之后,公司产品线不会有大的调整。“因为我们之前的产品就已经覆盖了阿尔法套利等策略。松绑之后,这类产品收益率更为可期。我们会借此契机提升相关产品业绩和规模。” 幻方量化首席执行官徐进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本次股指期货交易标准的调整是历次以来力度最大的,对于中长线投资来说,本次调整已经可以看作基本到位。同时,他认为,本次调整之后,股指的交易量会有所增加,但不会明显放量。本次调整希望进入市场的交易者还需要一段时间的适应,市场上现在几乎不存在散户,交易难度已经今非昔比。“在之前的限制环境下,我们取得了非常不错的收益,但是对冲产品规模的限制还是一直存在。本次调整之后我们的产品线会更加丰富,量化对冲产品的规模限制会放松,以满足投资者的不同风险偏好需求。” 涵德投资产品经理朱瑶直言很开心,并表示:“股指期货此次松绑之后,我们对市场的信心比较高。松绑会减少市场交易的阻力,有利于吸引长线资金,如保险资金、养老基金积极入市。接下来,股指交易的资金容量会提高,未来可能发展到5-10倍的水平。未来,我们公司也会增加相应的产品线,发展更合适的策略。” 淘利资产董事长兼首席投资总监肖辉认为,本次股指期货策略松绑,对于沉寂良久的量化对冲私募尤其是市场中性策略(Alpha、套利策略)、CTA策略来说无疑是重大利好,策略不仅更加丰富,产品收益也将更为可期。与此同时也为期权策略提供新工具。由此,量化对冲策略将迎来更大发展空间。 在肖辉看来,本次股指期货松绑将带来以下五点变化。“一是增加股指期货合约流动性,活跃市场;二是吸引更多类型的投资者和投资策略,并引入新的交易策略加入,以更好发挥股指期货作为风险对冲、套期保值以及价格发现的作用;三是吸引CTA策略参与到股指期货市场,增加策略交易品种,增强策略整体收益表现;进一步减少Alpha等策略对冲成本及冲击成本,目前各合约贴水程度相对前期已有一定程度的改善,部分合约已呈现升水行情,放开之后,将会有一定程度的好转;四是会增加单个产品账户的容量,减少交易运营成本,接下来Alpha策略收益更可期;最后,套利策略将明显复苏,这次限制是单个合约50手,总体上规模放大了10倍,股指跨期套利,跨品种套利,蝶式套利,期现套利都会有更多机会;期权策略将有更大策略空间,股指期货流动性的增加为期权新策略提供工具。” 上海艾方资产总裁兼投资总监蒋锴坦言,目前,量化对冲私募行业规模依然没有恢复到2015年的巅峰水平,但本次松绑后,股指期货市场流动性大幅改善,交易成本更低,盘口量更大,股指期货合约挂单量大幅增长,公司乃至行业整体规模将会越来越大,而量化私募发展壮大反过来可以为股票市场带来流动性。“保证金比例降低之后能提高资金利用效率,流动性改善也有利于我们做大策略规模。现在中证500股指期货负基差已经降至-5%到-6%,相比3年前降低90%以上,这也是股指期货政策不断放宽所带来的效应。长期来看,股指期货负基差会进一步收窄,这也会降低对冲成本。未来,包括我们在内的量化对冲机构会逐渐增加在量化对冲策略上的仓位,这一策略收益率更加值得期待。”他表示,之前受限于产品流动性和负基差等因素,公司在量化对冲产品的资金募集方面比较保守。接下来,公司计划在这类产品上募集更多资金。 他还认为,股指期货松绑后的量化市场上,在兼顾市场容量和收益率的前提下,目前发展最可期的两类策略为量化选股和CTA策略。“这两类策略既有效又能做大策略规模。当然,还有一些细分领域的策略虽然规模还没有做大,但增长速度很快,如期权衍生品策略、可转债和可交换债投资策略等。”“这次松绑我们都翘首以盼三年多了,算是衍生品的一次‘平反’。它让我们如虎添翼,以后规模可以逐渐做大了,交易成本大幅降低,业绩更加值得期待,也让我们进一步有机会回到2015年的状态。”上述上海大型量化私募机构部总监表示。不过,他解释,这次松绑之后,公司并没有决定马上调整战略。“股指期货松绑本身已经给我们正在交易的产品增加了机会,其带来的好处已经体现在客户收益里了。”[详情]

  ⊙丁晋灵 ○编辑 孙放 12月3日,股指期货“松闸”后的首个交易日,期指总体运行平稳,三大主力合约涨幅均逾2%,成交量则较前一交易日呈不同幅度增加。有业内人士指出,此次调整放宽了日内交易手数限制,交易手续费虽也有一定幅度下调,但对日内交易的投资者来说还是偏高。因此,投机性的高频次交易者仍以观望为主,而以套保操作为主的一些量化私募基金已进场加仓。 某知名期货公司的营业部负责人向记者表示,12月2日晚,一些长期从事期指交易的客户听到中金所再次下调交易保证金及手续费比例的消息后比较兴奋,但他们周一并未大规模加仓,也没有个人客户来营业部咨询开设期指账户的情况。 盘后数据显示,沪深300股指期货主力合约IF1812以3265点开盘,最高3286.6点,最低3232.4点,收于3259.2点,涨幅2.86 %;上证50股指期货主力合约IH1812以2498点开盘,最高2505.4点,最低2471.2点,收于2488.8点,涨幅2.33%;中证500股指期货主力合约IC1812以4488.6点开盘,最高4524点,最低4419点,收于4472点,涨幅3.39%。三大股指期货全天总成交10.28万手(单边),较此前交易日有所放量,其中IF主力合约量比为1.58,IH、IC主力合约量比分别达1.39、1.47。 东证期货研究院期指研究员李智祥认为,从涨跌幅角度看,三大期指周一涨幅较大,市场偏好明显得到修复。基差方面,IF、IH远月合约表现均为升水,IC合约则依旧是贴水的状态。 “期指第三次调整后,我们所预期的成交量大幅增加并没有马上出现,可能要在一段时间后才会逐渐产生‘松闸’的效果。”李智祥表示。周一IC期指各合约的贴水幅度仅有小幅收窄,未来几个交易日内,如果期指反弹延续,短期市场预期的走强可能会使IC期指的贴水幅度逐步收窄。不少受访分析师表示,此次下调交易保证金及手续费比例是政策利好的信号,监管层可能会选择一个相对平稳的阶段,逐步放宽股指期货的各项限制。 记者还采访了一家专注于量化对冲交易的私募机构,其基金经理表示,周一上午加开了对冲仓位,主要原因是当时IC期指基差出现明显收窄,量化策略又是以IC期指对冲为主,且此次下调IC期指保证金比例(由先前30%下调至15%),套保成本明显降低。 这位基金经理指出,此次股指期货手续费及保证金的调整,或将刺激场外资金积极入场。此前市场波动较大,部分机构资金偏谨慎,此次“松闸”后机构的日内套保交易需求可以得到满足,跨期套利、跨品种套利、期现套利都存在更多机会。[详情]

  保证金及交易手续费标准下调 更好发挥股指期货功能 本报记者 祝惠春 12月2日,经中国证监会同意,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在综合评估市场风险、积极完善监管制度的基础上,稳妥有序调整股指期货交易安排。自2018年12月3日结算时起,将沪深300、上证50股指期货交易保证金标准统一调整为10%,中证500股指期货交易保证金标准统一调整为15%;同日起,将股指期货日内过度交易行为监管标准调整为单个合约50手,套期保值交易开仓数量不受此限;自2018年12月3日起,将股指期货平今仓交易手续费标准调整为成交金额的万分之四点六。 当前,股指期货市场总体运行平稳,投资者交易理性,但市场流动性严重不足,市场功能发挥受限,投资者对恢复股指期货市场功能的呼声强烈。调整前的股指期货交易保证金标准在15%至30%,平今仓手续费为成交金额的万分之六点九,为基础手续费30倍,交易成本较高,且日内非套保开仓量限制为20手,投资者风险管理需求无法得到有效满足。 厦门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韩乾接受经济日报记者采访表示,将股指期货平今仓交易手续费标准下调,有助于恢复股指期货市场流动性,修复贴水。亿信伟业首席顾问江明德认为,优化调整股指期货交易安排,及时回应了市场有关促进股指期货功能发挥的呼声。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认为,股指期货市场规则适度调整,一方面将降低持仓者,特别是套期保值者资金成本,促进投资者积极运用股指期货管理风险。另一方面,可适度提高市场流动性,解决交易成本过高、对手盘难找、转仓困难等问题,满足合理的交易需求,进而促进股指期货市场功能恢复及更好发挥。 中金所有关负责人表示,此次调整是一项优化股指期货交易运行、促进市场功能有效发挥的积极举措。上述措施实施后,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将持续跟踪评估实施效果,加强市场风险监测与交易行为监管,确保股指期货市场安全平稳运行。[详情]

  12月3日,期指第三次“松绑”首日,持仓、成交小幅上升。 据统计,三大期指品种合计增仓3978手,其中沪深300(IF)增仓2159手;当日合计成交10.28万手,较上一交易日环比增加28%。 降低保证金、手续费,分别有利于持仓量、成交量的增长。但是,保证金标准的降低是从12月3日收盘结算后开始,效果需要到12月4日盘中才能显现,所以持仓的增加幅度不如成交量那般明显。 值得关注的是,此次中金所“松绑”力度要高于前两次,如沪深300(IF)、上证50(IH)保证金标准已经回归“常态化”,日内过度交易的监管标准也从单个品种20手,大幅放宽至单个合约50手。 “相当于,目前单品种的日内开仓量可达200手,如IF的单一合约便可以为近5000万元市值股票头寸提供对冲。对于多数普通投资者、中小机构而言,已经可以满足其避险需求了。”西南期货研发部总经理史光达12月3日指出,只是反映到成交、持仓的增长上,仍需要未来一段时间的验证。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虽然当前平今仓手续费已降至1.5个点左右,但是较“常态化”仍有不小的下降空间,故降低交易成本将成为未来期指“松绑”的重点方向。 “放量”尚待兑现 一个容易忽略的细节是,12月3日早盘IF、IH和中证500(IC)三个品种持仓量不增反减,至尾盘时才变为增仓状态。 这与结算制度有关,即IF保证金标准从15%下调至10%,需要在“12月3日结算起”,即当日下午收盘后,中金所才会做出调整,期货公司亦会在此基础上进行调整。 换言之,中金所调保对12月3日持仓变化影响相对有限。即便如此,当日持仓仍然显现出了积极的变化,远月合约增仓明显,12月3日IF1812合约增长262手,IF1901、IF1903分别增长876手和821手。 这与中信期货做出的预判相符,“从股指期货资金的流动情况来讲,松绑首日保证金的下降会释放大量的资金,而这部分资金是回流至现货端还是继续停留在期货市场,我们认为更倾向于后者。” 预计在12月4日开盘后,远月合约增仓的特征会愈发明显。 相比之下,平今仓手续费的下调在12月3日盘中便已开始,所以期指成交量的增长更为明显。以IF主力合约为例,12月3日成交量为45072手,较上一交易日增加10035手,创下了2015年9月以来的新高。 同期,IH、IC两个品种成交量也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增长。究其原因,除了交易成本下降外,单日开仓数量的大幅放开也起到了重要作用。 12月2日,中金所将期指的日内过度交易行为监管标准,调整为单个合约50手。此前这一标准为“单品种20手”,目前各期指共有当月、下月、下季和隔季4个合约运行,相当于单品种开仓数量从20手放大到了200手。 “如果各个品种、合约都打满,单日可开仓货值超过5亿元,单个品种也可以达到1.5亿元以上,未申请套保、投机为主的私募机构已经够用了。”一家券商系期货公司金融团队负责人3日介绍称。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当日了解到,面对期指的再次松绑,阿尔法策略等隔夜交易的产品已经在密切观察成交、持仓变化情况,而程序化、高频类产品受限于交易成本偏高,参与兴趣相对有限。 “机构尤为关心市场容量、升贴水的变化,若未来成交和持仓水平持续提升,也就达到了此次松绑的基本目的,市场功能的发挥也会更加明显。”史光达评价称。 不过,考虑到机构内部资金审批、进场节点等因素,期指总量的增长并非一蹴而就,而是需要一段时间来逐步兑现。 降低交易成本有空间 经过此次“松绑”后,期指保证金标准已经回归常态化,仅有中证500期指仍然执行15%的保证金标准。 按照前几次中金所调整的节奏来看,再经历一次调整,该品种也将回归10%的正常水平。这与2017年9月“松绑”时,部分业内人士所预期的“再进行两到三次调整”相符。 不难看出,未来保证金调整的空间十分有限,更可能是维持在交易所收取10%,期货公司加收2%至3%,实际投入12%至13%的保证金比例执行。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保证金的调整主要有利于持仓规模的增加,而流动性的提升则需要降低交易成本、放开开仓限制来刺激。 此次平今仓手续费虽然从万分之六点九调降至万分之四点六,但是较“常态化”的万分之零点二三仍有不小差距。 中信期货金融期货团队测算结果显示,按IF位于3200点计,此次调整前平今仓手续费为662.4元/手,调整后平今仓手续费降至441.6元/手。 但是,从交易角度上看,IF最小波动价位为0.2点,每点价值300元,即每笔交易覆盖掉441.6元/手的手续费,仍然需要IF波动8次方能完全对冲。 日内投机资金,尤其是短线高频交易资金获利并不容易,而这部分资金又是期指流动性的主要提供者。 所以,无论是出于刺激流动性增加的考虑,还是下调空间来看,未来期指的“松绑”重点将以降低交易成本为主。 单日开仓数量的调整也是如此,12月3日调整后的异常交易认定标准为“单个合约50手”,而2015年时这一认定标准曾经高达600手,调整的空间同样不小。 相关测算结果显示,在单日开仓数量限制的放开,期指流动性可以实现非常明显的增长。 “若在仅考虑内开仓手数限制从10手依次变为20手、50手、100手和600手时,通过倒推方法,预计IF日内每Tick最佳下单手数或将从目前的1手逐步上升至2手、4手、8手和24手。”中信期货专题报告《不同交易环境下的期指流动性猜想》曾指出。 可以预见的是,进一步降低手续费、放开单日开仓数量限制,将成为未来期指调整的重点方向,而外部环境也为期指释放更多流动性提供了支撑。 “我国金融期货与现货市场开放,还存在发展不协调、不平衡的问题。”中金所副总经理李海超12月2日在中国(深圳)国际期货大会上表示。 解决上述问题的前提,即需要期指市场功能的正常发挥。至于,后期第四次“松绑”的时间间隔会否缩短,仍需视本轮调整效果再定。[详情]

  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12月2日宣布调整股指期货交易安排。消息一出,引得量化对冲私募、公募一片欢腾。公募基金经理纷纷向记者表示,此次调整将有助于恢复市场流动性,提升对冲策略的市场容量,降低对冲交易成本,并且为各类策略提供流动性基础。私募基金也普遍表示,此举利好量化对冲基金,有助于吸引长线资金,平滑市场波动。 对市场中性策略基金是大利好 此次股指期货交易规则的变动主要有单产品、单日日内开仓限制从单品种20手放宽到单个合约50手,即单品种原则上放宽到200手。同时平今仓交易手续费从万分之6.9下调至万分之4.6,而在保证金方面,IF(沪深300股指)/IH(上证50股指)从15%下调至10%,IC(中证500股指)下调为15%。而从新规实施后首日交易情况来看,股指期货运行平稳。 目前,市场上20余只公募基金采用了市场中性策略。在过去数年间,由于股指期货功能受限,此类基金的发展长期受到限制,也没有新基金获批。然而,此类基金的发展有望随着股指期货的功能趋于正常化而发生改变。 根据海富通量化投资部的分析,此次调整增加了日内开仓手数,这将推动流动性的增长呈指数性上升,而未收敛基差预计也将继续回归。海富通量化阿尔法基金经理杜晓海表示,按照目前指数点位测算,日内开仓手数增加后,三大品种共计可对冲非套保产品规模从此前的5000万元大幅提升至5亿元以上。 最直接利好来源于恢复市场流动性 记者采访了多家拥有市场中性策略基金的基金公司投资经理,他们大都表示,此次调整将有助于恢复市场流动性,提升对冲策略的市场容量,降低对冲交易成本,并且为各类策略提供流动性基础。 华泰柏瑞基金副总经理、量化投资领军人物田汉卿认为,此次调整将有利于恢复市场流动性,方便投资者使用股指期货进行套保和对冲交易。她预期,未来股指期货负基差将进一步收窄或转为略正。对对冲策略来说,保证金比例下调将优化资金使用效率,日内开仓手数提高有助于策略容量提高,对冲组合的仓位可以比此前有所提高,流动性的恢复和负基差收窄都将显著降低对冲和交易成本。 杜晓海则认为,此次政策调整,将利好市场中性策略,也将增强各类策略的灵活性,能够对套利策略形成补充,增厚策略效果。而且对各类期指套利策略、CTA策略、期权策略的应用都将提供非常好的流动性基础。 持相似观点的还有汇丰晋信,该公司表示股指期货流动性有望提升。市场流动性改善后,有望为各类股指期货套利策略、CTA策略等提供更大的操作空间和操作灵活性。此外,他们认为此举还利好券商,不仅能提振券商期货子公司业绩,也有助于降低券商自营业务中的风险对冲成本。 在汇添富基金指数与量化投资部投资经理温琪看来,此次“松绑”政策将改善对冲投资环境,对于对冲型产品的发展是一个利好。她表示,目前汇添富涉及股指期货的主要是对冲型产品,所以最关心的是市场容量和对冲成本。随着股指期货市场流动性的好转,对冲型产品的市场容量有望进一步扩充;而流动性好转带来冲击成本下降,如果基差进一步转正并扩大,对于对冲型产品收益来说将会是重大利好。[详情]

  ■本报记者王宁 12月3日,作为股指期货调整交易安排的首日,全天市场总体运行平稳,交易量跟随股票现货市场同步有所放大,成交持仓比基本稳定。 分析人士指出,股指期货调整交易安排是迈向正常交易方面的重要一步,在进一步对外开放资本市场的背景下意义十分重大;从盘面来看,股指期货主要品种的成交量和持仓量都有一定增加,虽然三大期指品种都有所上涨,但不应过度强调是股指期货调整交易安排的作用,因为其核心功能是风险管理。 成交持仓比为0.68 《证券日报》记者根据12月3日股指期货走势发现,市场总体运行平稳,投资者交易理性,交易量跟随股票现货市场同步有所放大,成交持仓比基本稳定。 从股票现货市场来看,A股全天震荡上涨;截至收盘,上证指数报2654.80点,涨66.61点,涨幅2.57%;深证成指报7938.47点,涨256.72点,涨幅3.34%;沪深300指数报3260.95点,涨88.26点,涨幅2.78%;上证50指数报2488.06点,涨60.02点,涨幅2.47%;中证500指数报4515.17点,涨138.52点,涨幅3.16%。当日,两市成交4250亿元,上周日均成交金额为2752亿元,增幅为54.43%。 而从股指期货盘面来看,沪深300股指期货主力合约IF1812以3265.0点开盘,最高3286.6点,最低3232.4点,收于3259.2点,涨幅2.86%;上证50股指期货主力合约IH1812以2498.0点开盘,最高2505.4点,最低2471.2点,收于2488.8点,涨幅2.33%;中证500股指期货主力合约IC1812以4488.6点开盘,最高4524.0点,最低4419.0点,收于4472.0点,涨幅3.39%。股指期货全天成交10.28万手(单边),并未创出年内成交量新高;持仓量15.11万手;成交持仓比为0.68。 “从盘面看,股指期货主要品种的成交量和持仓量都有一定增加,虽然三大期指品种都大涨,但不应过度强调是股指期货松绑的作用。”弘业期货金融研究院告诉《证券日报》记者,因为股指期货的核心功能是风险管理。 南华期货研究员姚永源表示,昨日A股市场大幅高开高走,主要原因是G20期间中美达成共识,说明国际外部扰动事件有往好的趋势发展,稳经济效果再添砝码。而股指期货的再次交易调整对于本来就低估值的A股,并且在稳经济稳金融政策下具有估值回归需求,起到了“催化剂”的作用,抬高了投资者的风险投资偏好,股指短期或将会继续反弹。 符合对外开放发展需要 当前,资本市场面临着进一步对外开放的新格局,继“沪港通”和“深港通”后,“沪伦通”推出在即。从今年前半年的国际收支情况看,外资对华证券投资也日益活跃,明晟指数等多家国际性指数公司也将中国A股纳入到成分股指数,包括境外投资者在内的机构投资者对系统性风险管理提出越来越迫切的需求。 业内人士表示,股指期货的交易调整安排,有利于中国资本市场的对外开放的健康发展。 银河期货研究所宏观研究员杨一平表示,中金所对股指期货的交易调整安排,使其向恢复股指期货正常交易方面迈出了重要的一步,在我国进一步对外开放资本市场的背景下意义十分重大。由于股指期货有着风险管理功能,一个健康的资本市场离不开风险管理,离不开股指期货。“调整股指期货交易安排有利于资产管理市场的恢复和发展,有利于资产管理市场在清理整顿后进一步发展。” 姚永源说,调整股指期货交易安排利于A股国际化进程,以机构为主的境外资金投资A股的风险至少有汇率风险和股票现货风险,所以对股指期货作为避险工具的需求很大。此外,还利于长期投资资金入市;当前A股估值相对历史较低位置,长期资金不断入市,特别是养老金、社保资金、保险资金等对投资股市的安全性更高,对股指期货的避险需求较大,股指期货的交易安排调整更加促进其入市的积极性。 弘业期货金融研究院认为,这次股指期货交易调整的大背景是金融市场对外开放,目前股指期货对外开放的预期已有。而股指期货等金融衍生品在欧美国家的运行时间已久,国外的投资机构对其使用也更为成熟,所以就交易安排调整来说,要看到暂时的表象上交投活跃变化。但是,也要看到变化的核心是投资机构对这样的风险工具运用的更多,对对冲工具的需求在增加。其实这次调整交易安排前,已经看到市场的持仓水平在今年有了一定的增长,所以这种变化应该是一种趋势,和国际成熟资本市场接轨的趋势。 另有业内人士指出,目前,我国股指期货市场功能仍没有得到充分发挥,交易成本仍然较高,市场流动性还有所不足,难以充分满足市场中旺盛的风险管理需求。从世界各国资本市场发展的经验来看,股指期货是基础成熟、交易活跃的金融衍生品,是任何一个强大的资本市场不可或缺的风险管理工具。接下来,应该从市场需求出发,逐步恢复股指期货常态化管理,进一步促进市场功能充分发挥。[详情]

  股指期货常态化交易可提升对海外资金吸引力 主持人沈明: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表示,做好股指期货恢复常态化交易的各项准备。那么,股指期货常态化交易各项准备包含哪些内容,中金所后续还将推出哪些措施,对A股市场的影响会怎样?本报今日请专家作出解读。 ■本报记者左永刚 “股指期货恢复常态化交易,将提高市场流动性,降低交易成本。监管层应推出相应的维护市场公平、促进有序交易的措施,避免恶意干扰和操纵市场对期货市场健康发展的蚕食。”12月3日,川财证券研究所金融产品团队负责人杨欧雯近日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分析称。 近日,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在第14届中国(深圳)国际期货大会上表示,要持续扩展期货市场的广度和深度,其中包括做好股指期货恢复常态化交易的各项准备,支持CTA商品投资,协调推出更多投资于商品的公募资管产品。 紧随其后,中金所出台了三举措,以此优化股指期货交易。这包括:自2018年12月3日结算时起,将沪深300、上证50股指期货交易保证金标准统一调整为10%,中证500股指期货交易保证金标准统一调整为15%;将股指期货日内过度交易行为的监管标准调整为单个合约50手,套期保值交易开仓数量不受此限;将股指期货平今仓交易手续费标准调整为成交金额的万分之四点六。 杨欧雯表示,股指期货是套期保值和风险管理的重要工具,是成熟的资本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前期由于存在机制体制及投资者教育不成熟的情况,导致一部分过度投机行为引发操纵市场问题,同时,A股市场的强烈波动也会影响到股指期货的交易,造成了股指期货市场的非良性发展。 此前,在2015年A股市场遭遇异常波动时,为了维持市场平稳运行,抑制期货市场的过度投机行为,当年7月份开始,中金所先后多次对股指期货交易的保证金、手续费、日内开仓数量等收紧。2015年9月2日晚间,中金所宣布,自2015年9月7日起,将期指非套保持仓保证金提高至40%,平仓手续费提高至万分之二十三,整整上调了20倍。 时至今日,不少机构认为股指期货存在市场参与主体不够多样化、交易限制过度等问题,业界迫切期待进一步放松股指期货限制性措施。 “股指期货的常态化交易对于完善资本市场建设和加强金融对外开放有着重要意义。”杨欧雯认为,境外投资者在其量化投资产品中普遍配置部分股指期货等衍生产品,由于国内目前的股指期货交易成本相对较高,市场流动性不足,对于境外资金而言,配置的吸引力减弱。在当前完善资本市场建设和提高金融业对外开放程度的整体指导思路下,推动股指期货的常态化交易就成为了必然选择。 “当具备交易产品相对齐全,流动性相对充裕,交易制度相对完善的期货市场后,国内资本市场对外资的吸引力将会显著提升;更进一步,通过吸引海外资金入市,资本市场的资金规模和流动性也将有所提高,在合理适度的监管下,市场的抗风险能力将有所提高,潜在收益可能性增大,不同资金配置的复杂需求也能够得到更好满足,故而推进交易常态化对资本市场发展具备正向积极作用。”杨欧雯分析称。 此外,杨欧雯认为,对于长期资金而言,在全球资产配置的大背景下,中国的资本市场正在成为越来越不可忽略的一部分,但制度壁垒一定程度上阻碍了其配置国内资产的积极性。常态化的股指期货交易一定程度上意味着相对完善的期货市场制度建设,有利于吸引长期资金的进入。[详情]

  近日,股指期货迎来第三次政策调整,对量化对冲型产品形成明显利好。在这样的背景下,对冲型产品值得投资吗,又该如何投资? 股指期货新规 有利于降低对冲成本 此次股指期货交易规则的变动主要有三点,一是单产品、单日日内开仓限制从单品种20手放宽到单个合约50手,即单品种原则上放宽到200手。二是平今仓交易手续费从万分之6.9下调至万分之4.6。三是IF(沪深300股指)、IH(上证50股指)保证金从15%下调至10%,IC(中证500股指)保证金下调为15%。 目前,市场上采用市场中性策略(或称股票多空策略)的基金共17只,如果各份额分开计算则数量为20只。在过去数年间,由于股指期货功能受限,此类基金的发展长期受到限制,也没有新基金获批。然而,此类基金的发展有望随着股指期货的功能趋于正常化而发生改变。 由于可以使用股指期货做对冲,此类产品在今年整体低迷的权益类公募基金市场中成绩出众。在20只产品中,共有9只产品今年取得了正收益,其中取得最高收益的是海富通阿尔法对冲,该基金今年以来获得了超过6%的收益率,而成绩最差的产品今年以来的成绩则是亏损5%左右。 股指期货的政策调整可能会带来此类产品的收益增厚。对于这些基金而言,此次股指期货政策调整有两大最直接的好处,一是增加市场容量,二是降低成本。 汇添富基金指数与量化投资部投资经理温琪表示,目前汇添富涉及股指期货的主要是对冲型产品,所以最关心的是市场容量和对冲成本。随着股指期货市场流动性的好转,对冲型产品的市场容量有望进一步扩充,而流动性好转也同时带来冲击成本下降。 据海富通量化阿尔法基金经理杜晓海测算,按照目前指数点位测算,日内开仓手数增加后,三大品种共计可对冲非套保产品规模从此前的5000万元大幅提升至5亿元以上。 量化基金投资有要点 股指期货新政的出台是否意味着此类产品迎来了投资好时机呢?有业内专家表示,股指期货的政策调整会对此类产品的发展起到促进作用,同时也会降低投资者投资此类产品时实际承担的成本。 业内专家认为,投资于此类基金时,有两个要点值得关注。首先,投资者要对市场有一个相对明确的预期。此类基金更适合于震荡市或下跌市,如果对整个股票市场的走势整体不乐观,或者判断未来可能会是震荡市,那么,相比于普通单边做多的权益类基金,此类基金更易获得绝对收益。 但是此类基金在规避下跌风险的同时也存在踏空市场上涨的风险。如果未来出现牛市行情,此类基金可能无法赚取市场上涨的贝塔收益。 另一方面,在此类基金的选择中还要注意其择股风格。“有些量化对冲基金也会存在赌风格的情况存在。”他表示,在选择个基的时候也要仔细甄别其投资风格。 相比公募基金,私募量化产品的种类和策略更为丰富。 诺亚控股集团首席研究官夏春认为,从投资角度来说,国内很多所谓量化投资私募基金是不具备海外对冲基金那样的选股能力的,但是由于海外对冲基金的收费标准较高,国内的此类基金也沿用了较高的收费标准,目前的国内量化对冲基金的收费一般是管理费2%再加上20%的业绩报酬,从投资的角度来看,费用成本较高。此次股指期货的政策调整通过降低交易成本,降低了持有人的投资成本。 他认为,目前国内量化对冲私募基金大多采用的是做多波动率的策略,这种策略在市场波动率较高的环境下往往能获得较好的收益。他预计,未来A股市场的高波动率还将继续维持,因此这种做多波动率的策略在国内市场依然有效。 “但是另一方面,目前由于市场各方对于对冲策略的研究越来越透彻,导致对冲策略领域过度拥挤,这也使得对冲策略的收益下降。”夏春表示,由于今年国内股票市场低迷,大部分单边做多的股票产品出现亏损,相对来说,量化中性策略有正回报,但是剔除管理费、手续费之后,平均回报其实也不会很高。[详情]

  差点被市场遗忘了的股指期货,上周又开始成了一个热门话题。 这一次是因为中金所网站日前披露的一个信息:自12月3日起调整三项股指期货交易标准。 由于下调股指期货交易保证金及手续费,放宽日内交易限制,实质性利好股市成交量。所以,上周A股市场中的期货概念板块应声上涨,说明投资者将股指期货恢复常态化交易视为一个难得的历史机遇,有利于股市与期市两个市场流动性的进一步改善。 关于股指期货这个问题,大爷我还是有一定的发言权的。 因为我是中国最早从事期货行业的那一拨从业人员(解放前的就不算了),从国际金融期货到国内商品期货,从外汇到原油,从SP500到恒生指数,从东京红豆到大交所大豆,几乎都干了一个遍,长年在三大证券报写期评专栏,出版了国内第一本关于股指期货的畅销书——《期指兵法》,我干期货的年代,现在很多期货公司的老总们当时都还是一些学徒级别的小弟……说这些不是为了炫耀,而是想说明一下:对于期货,特别是股指期货这个品种,我是比没有经历中国期货市场发展全过程的人要理解得深刻一点。 梦回三年前,被妖魔化的“投机”与被阴谋论的“恶意做空”让股指期货背了一个金融市场不稳定因素的“骂名”。 三年过去了,事实证明,就算把股指期货的手脚绑住了,A股市场的非理性波动并没有明显的改观,这让管理层开始重新审视并评估股指期货的积极意义。现在股指期货基本上回到了常态化监管,我跟许多业内人士一样,感到欣慰。 “傲慢与偏见”的形成 期货市场从开始到现在,有些人都是戴着有色眼镜看待它的,由于“期货”总是与“投机”相提并论,于是,“傲慢与偏见”便如影随形:每当商品市场大涨,“期货抬高物价刺激了通胀”的指责就时有出现,每当股票市场大跌,马上就会有人指责“股指期货大跌打压了股市”。 这种偏见在2015年股市大跌之后一度到达了某种极端程度。 沪深300股指期货合约自2010年4月16日起正式上市交易,标志着国内股指期货正式闪亮登场。 在这之前,关于中国需不需要股指期货、股指期货是否会出现过度投机、是否会加大股市的波动并给金融市场的稳定带来不可控的风险等问题就一直争论不休。 这个争论关注的焦点并非空穴来风,而是有其历史原因的。 其实,对标A股市场的这个股指期货并不是出现在中国内地金融市场的第一个金融期货品种。 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在国内商品期货交易所还没有成立之前,外汇期货、利率期货和股指期货等几乎所有境外金融期货品种就开始登陆国内中心城市。 开办这些业务的几乎清一色都是来自港澳台金融机构,早期的高级管理人员和技术人员也是来自境外,而从业人员是那些有较高的文化水平并敢于尝试新生事物的年轻人。 然而,在相关的法律法规不健全的情况下,境外期货一哄而上,从业人员品行鱼龙混杂,境外期货与国内的现货之间没有任何关系,沦为一种纯粹的博傻游戏,结果出了很多问题,比如,对赌行为盛行,甚至还有干脆卷款跑路的,造成早期参与境外期货交易的投资者损失惨重。95年的时候,国家有关部门强令暂停了境外期货业务。 在股指期货推出之前,我国在九十年代就推出了利率期货,也就是大家所熟知的国债期货,多空激烈的对抗最终演变成一场操纵市场的闹剧,327国债事件成了金融市场一个经典的风险案例。 境外期货关停,国债期货歇菜,国内商品期货开始火了起来,但是,这个火也是虚火,烧起来也是不得了的,人们很快发现,国内商品期货的疯狂程度,一点不逊色于境外期货,从海南橡胶咖啡,郑州绿豆,天津红小豆,不是多逼空就是空逼多,而且是纯投机,价格发现与风险对冲功能几乎没有。 99年《期货交易暂行条例》出台,国内期货业经历了史上最严的清理整顿,一大批期货交易所被关闭,一大半交易品种被废止,仅剩的几个品种也是被大幅度提高了交易保证金,开平仓都有严格限制,一时间,行业坠入冰窟。 经历清理整顿之后,国内商品期货市场慢慢走出低谷,价格发现与套期保值的功能得到体现,许多品种的定价权和话语权逐步转移到了中国的期货交易所,例如上交所的有色金属,大交所的大豆和豆油,对国际市场的价格都有影响力。 现在国内的生产商和加工商越来越多地关注商品期货市场的价格变动趋势,通过期货市场进行套期保值也成为了许多企业的标准业务内容。现在再也没有人会怀疑商品期货市场对于经济发展的重要意义了。 中国的商品期货市场发挥价格发现与风险对冲功能的有效性跟欧美成熟市场之间的差距在快速缩小,可以说是用了不到20年的时间,走过了欧美200多年的路。 可能是九十年代的期货乱象落下了严重的后遗症,国内金融界此后多年,对于金融期货的开展总是心有余悸,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担心金融期货要是出了问题就会是大问题,影响的广度与深度都是商品期货所不能比拟的。 但是,一个金融期货缺席的期货市场是不完整的,甚至于是残缺不全的。因为,从全球金融市场来看,金融期货的交易金额在总交易金额中的比例是绝对的大头,参与金融期货的交易者也同样是占了绝大多数,可见,没有金融期货,金融市场的定价权就只能旁落在别人手里。全球四大指数公司之一的富时指数有限公司就曾经抢先一步在新加坡交易所推出了新华富时A50指数(2010年更名为富时中国A50指数)。 发烧了不能怪温度计 跟国内的商品期货市场不同的是,由于股指期货与A股市场是紧密相连的,A股市场有数以亿计的投资者,股指期货的波动可以说是牵一发而动全身,它是股市与期市投资者都会关注的一个衍生品,而商品期货市场主要还是生产商与加工商以及专业期货投资者在参与,离普通股民有点远。 中国的股指期货在反复论证中得以推出,从广度与深度上看,对A股市场的影响都是巨大的,所以,股指期货上市后,围绕股指期货的是非仍然没有停歇的意思。 争论的焦点在以下几个方面: 与境外股票市场和期货市场基本上都是T+0模式不同的是,目前A股市场实行的是T+1模式,而股指期货实行的是T+0模式,两者之间由于交易规则的差异,股指期货能不能有效发挥其价格发现功能,让人怀疑。 在全球主要股市中,A股的换手率与波动率都是遥遥领先于其他股市的,现在又来了一个既可以保证金交易(实质上相当于10倍杠杆)又可以T+0回转交易的品种,会不会加重投机氛围,导致股市大起大落? 这里特别需要强调的是,市场对“投机”还是抱有深深的成见,总是把投机妖魔化。 其实,投机是金融市场的一部分,合法合规的投机者为市场提供了流动性,让套期保值得自顺利实现。 股指期货具有价格发现功能,它是现货市场的先行指标,是市场情绪的温度计。 套期保值者通过期货市场卖出合约而不是直接抛售股票,从这个角度来看,股指期货不仅不会加大股市波动,反而还有利于股票市场的稳定。 健康的期货市场既需要套保也需要投机,限制股指期货交易之后,市场的投机力量不足现已影响股指期货功能的发挥,套期保值交易无法做,盘面升贴水不合理也造成了价格发现功能无法实现。 股票交易基本上没有资金门槛,而参与股指期货的门槛相对而言要高很多,普通散户是参与不了股指期货交易的,只能当做是一个股市风向标来参考一下,而拥有资金优势的机构与专业投机者则可以同时在两个市场进行交易。假如当天买入股票发现买错了,可以用很少的保证金卖出相同价值的期指合约来锁定下跌风险,而散户买错了,当天是不能卖出股票的,也没法通过股指期货来对冲,这样就有一个问题,即大户可以通过股指期货来做套期保值,而散户则只能自求多福,对散户不公平。 这个问题的解决,有赖于A股市场逐步从散户为主的格局向机构投资者为主转变,未来A股市场越来越不适合散户,散户通过购买基金和理财产品等方式来参与股市,将是一个大趋势。 这个问题也是大家比较关注的。理论上来说,通过操纵少数几只权重股,确实可以影响到指数的波动,或者,快速拉抬股指期货来影响现货价格也会在短时间内成功,但是,由于市场中各种套利资金的存在,假如交易规则没有受到人为限制而加大交易摩擦,也就是说套利交易是顺畅的,期货价格与现货价格的基差不大可能长时间处于不合理水平,操纵获利的难度很大,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此外,在大数据与人工智能等技术手段不断进步的年代,跨市场操纵也会难以逃避监管的打击。 果然,在2015年中的那轮股市大跌中,有人找到了下跌的原因正是“境外敌对势力”恶意做空中国股市,而股指期货正是他们达到其不可告人的目的工具。 证据似乎也找到了:一是俄罗斯的数学天才成立了一家公司,绕道国内某期货公司利用算法交易优势,在极短的时间内赚取了百倍的利润。二是一家名为“司度”的境外贸易公司先后跟国内几家券商合作介入了国内的股指期货交易。中信证券和国信证券因此还遭到了监管部门的处罚。 基于这样一个判断,2015年8~9月份,中金所连续出台股指期货限制政策。 由于对股指期货从保证金比例、交易手续费和投机开仓与套保开仓都做了合约手数上的严格限制,按照这些措施的要求,股指期货的投机交易基本上没法做了,而由于投机盘不足,导致流动性严重不足,期指对现货指数基本上处于贴水状态。 在高保证金、高手续费和日内开仓数量的限制之下,股指期货的价格发现与风险对冲功能几近失效。很多量化对冲基金因为无法对冲,也不得不停掉产品或者更换策略。 然而在此之后,股票市场并没有因为绑住了股指期货的手脚而走出期望中的牛市,反而在流动性危机中跌跌不休,单日千股跌停屡次上演,今年10月中旬跌破了2015年的“救市底”,可见,股指期货并不是股市下跌的真凶。 三年多来,股指期货经历了几次松绑的调整,但是,力度很小,离恢复常态仍然有一定的差距。 不过,司度这个案子,不久前被监管部门认定为证据不足。并撤销了2015年对中信、国信等与司度有关的处罚。 由此可见,所谓“境外敌对势力”恶意做空的猜测,戏说的成分比较大。让股指期货为2015年的股市大跌背锅的问题,至此基本上得到了纠正。 别再让“傲慢与偏见”耽误制度建设 从2015年股市异常波动至今,三年间大量事实证明股指期货不应为股市低迷背锅。而监管层近期在国际期货大会上提出的“股指期货常态化”,标志第三次松绑再不仅仅是权宜之计,而是中国期市和股市正实质性进入新的历史阶段,股指期货正形成持续放松的预期。股指期货增仓升水将进一步坚定广大机构投资者的持股信心,而成本显著降低又将实质性推动衍生工具对冲机制效能的充分展现。 何为常态化交易?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就提出,要持续扩展期货市场的广度和深度,其中包括做好股指期货恢复常态化交易的各项准备。 近日,中金所总经理戎志平也表示,从某种意义上说,衍生品市场比股票市场和债券市场更为重要。资金大进大出使市场更不稳定,而衍生品市场则可以平抑这种波动。 2017年2月、2017年9月,股指期货已经经历两次松绑。这波松绑后,股指期货保证金比例基本上调整至2015年股市大跌前的水平。 对比2017年的前两次调整,虽然总体依旧保持小步走的节奏,但股指期货交易常态化的步子迈得更大了,而这对整个资本市场都具有积极意义。 第一,短期来看,恢复股指期货常态化交易,无论是保证金比例的调整,还是手续费费率的下降,都有利于金融机构降低成本,提高资金的使用效率。同时,股指期货渐渐恢复常态化,也有助于量化对冲基金的发展,可以为资本市场注入更多流动性。有业内人士表示,调整股指期货交易安排,激活对冲基金行业,将为A股带来2000亿-3000亿元的增量资金回归,甚至有可能更高。 第二,长期来看,股指期货常态化有利于现货市场风险对冲需求得到充分满足,有利于平滑股票市场的波动率,防止大起大落。A股市场对风险管理的需求是巨大的,股指期货已被成熟市场所证明是市场必不可少的风险管理工具,目前,A股市值高达40多万亿元,在复杂的内外部环境下,股指期货交易受限等于让股票投资者由于得不到必要的风险对冲工具保护而处于“裸奔”状态。 第三,股指期货常态化有利于价格发现功能的实现,增加了投资者判断长期市场趋势的分析工具。境外成熟市场的实践表明,金融衍生品并非洪水猛兽,其价格发现功能有助于价值与价格中枢的形成,一个功能健全的股指期货市场,有利于提高股票市场的运行质量。 第四,股指期货常态化有利于中国资本市场的改革开放,促进A股市场的国际化进程。A股已经纳入MSCI指数和罗素指数,外资开始加速进入A股市场,股指期货常态化,有利于中国资本市场建立与国际接轨的交易规则与运行机制,既利于国际资本走进来,也利于国内投资者走出去,让金融市场的国际化步伐迈得更加稳健。 记得改革开放之初,关于“真理标准”大讨论得出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个著名论断,把这个标准用在金融市场的制度建设上,围绕股指期货的是非曲直,从过去的实践中得到了检验,答案不言而喻。 总之,千万不要让“傲慢与偏见”耽误了中国资本市场的制度建设。[详情]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报 记者 沈述红 “真的非常开心,可以说久旱逢甘霖。”12月2日在听到股指期货松绑的消息后,上海一家大型量化对冲私募机构部总监对记者说道。 当天,中金所网站披露,自12月3日起调整三项股指期货交易标准。一是将沪深300、上证50股指期货交易保证金标准统一调整为10%,中证500股指期货交易保证金标准统一调整为15%;二是将股指期货日内过度交易行为的监管标准调整为单个合约50手;三是将股指期货平今仓交易手续费标准调整为成交金额的万分之4.6。 在2015年股市剧烈波动后交易被施行严控的股指期货,此次迎来2017年至今的第三次松绑。这一次政策调整力度大超前两次,这也意味着股指期货正在逐步全方位松绑。 12月1,中国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在“第十四届中国(深圳)国际期货大会”上发言时表示,要做好股指期货恢复常态化交易的各项准备。 回忆2015年量化私募发展巅峰时期公司规模一度接近百亿,但股指期货受限后规模遭遇断崖式下跌,上述量化对冲私募机构部总监称,“这次松绑让我们如虎添翼,也让我们进一步有机会回到2015年的状态。” 经济观察报记者在采访多位量化私募从业人士后得知,股市期货受限三年多以来,百亿级量化对冲私募已踪迹难觅,一些老牌量化对冲私募接连倒闭。为了求得生存,一部分量化对冲私募选择“修炼内功”,加强策略研发和团队建设,但也有一部分转做其他策略类产品。 对于本次股指期货“松绑”带来的长期市场效益,接受采访的量化对冲私募表示信心十足,已有私募打算在量化对冲策略上加仓,并将加大量化冲产品的资金募集力度。 迷失与捱冬 股指期货在我国诞生的8年时间里,经历颇为波折。“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眼看他又将迎来新生。”上述上海大型量化私募机构部总监这样形容股指期货的发展历程。 2010年是中国金融体制改革创新之年,也是内地资本市场上股指期货的诞生元年,这一年的4月16日,沪深300指数期货上市。2015年4月16日,上证50股指期货和中证500股指期货上市。这五年期间,股指期货一直深受机构投资者青睐。 然而,2015年年。

   新宝gg登录奇迹【官网平台/首页】
    新宝GG娱乐平台,新宝gg娱乐注册,新宝GG官网

上一篇:股指配资-股票配资门户-股票-杨方

下一篇:期货配资违法吗]股票配资几个仓位

 网站地图